桃红又是一年春

内容简介

《桃红又是一年春》简介:
  陶幼春,为了生存女扮男装,卖过包子,跟过渔船,当过书童,参过军……只想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。却不曾想,你跑得越快,“命运”就追得你更紧。最终她不得不面对自己的身世、皇权的争夺以及与爱人天地两隔……她想要翱翔九天,而不是做黄金牢笼里的小鸟;她想要与相爱的人携手天涯,而不是天地两隔……红颜的命运如此多舛,她却要对天改命,做自己的主人!

作者简介

《桃红又是一年春》作者简介:
  八月薇妮,晋江明星作者,成分比较复杂的一只幻想动物,反射弧较长。天马行空的各种想法占满脑中,恨不得每种都付诸笔端。平生无所长,暂为织梦者。取天地间惊艳风流的几个绝色人物,织红尘中颠倒众生的一段爱恨痴迷。以诗为句,以情入心,贪嗔欲妄,皆是滋味。至今已完成约16部小说,古代现代小说、原创改写等各类写作均有涉猎,偏爱古风。《我的如意狼君》《桃红又是一年春》《花好孕圆》等在连载期间点击率极高,广受读者好评。

目录

《桃红又是一年春》目录:
有道是:豺狼虎豹的朝堂,白骨血染的社稷。
  大河东逝,斗转星移,启元年间,帝宫之内,一名唤作“宝应”的宫娥,因被帝宠妃训斥,心怀不忿,是夜,于那宠妃的桃花宫内放起火来,火借风势,救援无效,将好一座花团锦簇的宫阙烧做白地,宠妃并帝姬,加宫娥一十六人,无一幸免,史称“宝应之变”。
  
  此一年冬,下的好大雪,连素来和暖温软的江南亦是冰封雪盖,那雪直飘过了绿柳岸,春江水,纷纷扬扬,到了东海畔,越发天寒地冻,连那扑到海滩上来的浪花,也化作一片白嘶嘶的冰凌。
  在那冷飒飒的海边,一个小小人影,正握着颗颗石子,向着那海里用力扔去,一边扔一边怒骂:“你这不长眼的贼老天,坏老天,为何专欺负老实人,那些作恶的,怎不见你去惩戒他们分毫,什么雷公电母,什么天道为公,都是假的,都是假的!”
  这小孩不过十二三岁岁,身量不高,生得极其瘦弱,挽着袖子的手腕纤细,脸上微脏,轮廓尚好,只因灰多了些,面色模糊难辨,仅两只眼睛黑白分明,极其澄澈。
  小孩骂过了,气得直喘,小小的胸膛起伏不定。旁边一个小小胖墩儿望着他,担忧地道:“幼春,你再骂,老天爷也听不到。你还是别气了……把自己气坏了。”
  叫幼春的孩子咬咬牙,泄了气。
  那小胖墩儿便说道:“幼春,想必你在家里没吃东西,我娘昨日做了米团儿,叫我爹今日带着出海的,你跟我回去,我偷一个给你吃。”
  幼春摇摇头,说道:“我不去,叫你娘见了,又要打你。”又说道,“我不饿,只是妹妹们没东西吃,在家饿得直哭,老爹也不知去哪里了。”
  小胖墩儿说道:“必又是喝酒去了。”
  幼春说道:“我便是怕这个,他不喝酒还好,喝了酒,受了那些人的挑唆,回家就会打大娘……”说着,小小的脸儿上忧心忡忡的。
  小胖墩儿说道:“幼春,你要离远些,陶大叔喝醉了,下手不知轻重,上次你差点跌断腿,千万小心着点。”
  幼春点点头说道:“老爹一动手,大娘就不敢动了,妹妹们都年纪小,我若不护着她们,岂不是会活生生被打死了。”
  小胖墩儿也不知怎么说好,想来想去,最后说道:“不管怎样,你反正小心着些,等开春了,我们下河摸鱼,给你妹妹们烤着吃。”
  幼春听到这里,便挽了挽袖子,向着流经村里的河边儿跑去,小胖墩儿急忙跟上,问道:“幼春你做什么去?”
  幼春说道:“我还要再试一试。”
  小胖墩儿叫道:“幼春,那河面冻得太狠,你弄不开的,就算弄开了,河水那么冷,你怎么去捉鱼?”
  说话间,幼春已下了河堤,伸手从旁边搬了一块大石头,向着那河面用力一扔,只听得“铿”的一声,石头在河面上滑出了老远,冰面上只留下一点白痕。
  幼春见状,发了狠,上前去用力在那冰面上使劲跺着。
  小胖墩儿吓了一跳,急忙叫道:“幼春,你小心些,倘若破了冰跌进去,不是好玩儿的。” 
  幼春正在死命跺那冰面,河堤上有两人路过。其中一人边走边说道:“可真是好运气,谁知道竟是夏少爷的生辰,白得了两个寿包。”另一个说道:“还不是我叫你去县城看热闹,不然的话,哪来的便宜可讨。”两人便哈哈大笑。
  这话顺风飘下,河面上的幼春眼睛眨了眨,然后手脚利落地爬上了河堤,跑到那两人跟前,叫道:“两位大叔!”
  那两人停了步子,问道:“小孩,做什么?”
  幼春问道:“敢问两位大叔方才说的可是真的?那县城谁家少爷生辰发寿包?”
  左边一个青年男子便说道:“是夏家的少爷。那夏老爷起先在朝内做过大官儿,如今告老还乡,他家小少爷生辰,特地发寿包庆贺。”说着,就将怀中捂着的两个白胖包子给幼春看。
  幼春一看,眼一亮,立刻问道:“大叔,现在可还有?”
  右边那人说道:“跟这孩子唆什么……”又对幼春说道,“小孩,你现在去也不一定还有,这么想吃包子,回家叫你娘做去!”说着,哈哈大笑,同那人一起走了。
  此刻,小胖墩儿才从河堤下爬上来,气喘吁吁地道:“幼春,你一声不吭跑上来作甚?”
  幼春皱眉想了想,说道:“胖墩儿,你自己回家去,我要进县城一趟。”
  小胖墩儿吓了一跳,说道:“你说什么,现在天都快要黑了,一去一回,少说一个半时辰,万一回不来,你要冻死在外吗?”
  幼春说道:“你没听刚才那两个人说吗?要是有寿包吃,我还可多讨两个,妹妹们就不至于饿得晚上哭了。”他说到这里,很是高兴,展颜一笑,脸仍脏脏的,笑容却是很灿烂。
  小胖墩儿看得眼直。幼春回身就跑,挥手说道:“你快回家去,小心你娘找不到你着急。我进城去了,你帮我跟大娘说一声就行。”
  小胖墩儿呆了呆,才叫道:“幼、幼春你等等我,我跟你一块儿去。”
  幼春说道:“你跟着做什么,你跑得不快,再磨蹭一会儿就天黑了。”
  小胖墩儿拉着他袖子,说道:“我跑快一些就好,你带着我一起去。”
  幼春说道:“你也想吃寿包?等我要到了,就给你个就是了。你快回家,不然你娘要出来找你的。”
  小胖墩儿死活不放,揪着幼春的袖子百般赖皮,幼春无法,便道:“既如此,回头走累了,你可不许哭。”小胖墩儿大喜,连连答应。
  
  两个小的走了有半个多时辰,终于进了县城,只见人来人往,比乡下热闹许多。幼春逢人便问夏府在何处,有些坏心的,见是两个穿着破烂衣衫的小孩,便胡乱一指,不知耽误了多少工夫,白走了多少道儿,终于才遇到个耐心实诚的,指点他们找到了地方。
  幼春见那夏府门口果然有许多家丁。正在搬运东西,他便急急忙忙跑过去,看了看桌子旁边的竹筐,见并无寿包,心便凉了半截。
  幼春见一个小哥正回身要抬那桌子,就急忙上前,说道:“哥哥!”那小哥听声一回头,望见幼春,问道:“哪里来的小孩?”
  幼春虽然小,却像模像样地抱拳行了个礼,问道:“哥哥,请问这里是派发寿包吗?”
  那小哥乃是夏府家丁,见幼春如此模样,便即刻了然,笑着点点头,说道:“正是。不过你来得晚了,已经派完了。”
  幼春的心直凉到了那冰河底,呆站在那里,心头只浮现家中妹妹们嗷嗷待哺的可怜样儿。倘若晚上没有饭吃,一个个还不知怎么过夜,又饿又冷的,怕是熬个半死。
  夏府的家丁见幼春愣在那儿,就说道:“快走吧,站着也没用的。”随手将幼春推了一推。幼春不防,身子后退几步,差点跌倒,连累身后的小胖墩儿也摔了个趔趄。
  正在此时,门内一人走出,见状说道:“这做什么!”
  那家丁见状,急忙行礼,说道:“是两个要来领寿包的小孩,赖着不走呢。”
  那中年男子便说道:“今儿是喜日子,别闹不痛快。”
  家丁便答应一声,说道:“是。”
  正说着,门内有人嚷道:“这是唐叔叔给我的,你休要动手。”另一个叫道:“你又不会玩儿,白瞎了这东西,就给我玩儿玩儿又怎的?”
  两个小孩打打闹闹出了门来,先前那中年男子跟家丁齐齐肃立,中年男子赔笑道:“小少爷、表小姐,慢着点跑,小心摔着。”
  两个小的却不听,那小少爷哼道:“用你管?”
  表小姐也说道:“丁管家,你帮我将那九连环拿来给我玩儿。”
  小少爷笑道:“他是我家的管家,难道会听你的?”
  表小姐双手叉腰,叫道:“丁管家,你拿不拿?不拿的话,我回头告诉舅舅你躲懒。”
  小少爷嗤地一笑,说道:“丁管家,你别理她,叫她胡闹去。”
  表小姐见丁管家不动,就冲过来,踢了他两下,幸亏人小力弱,倒不疼。这管家夹在两人之间,只管赔着笑,不敢得罪任何一方。表小姐踢过了人,说道:“夏无忧,你明明就不会玩儿,霸占着做什么?”
  夏无忧说道:“说得跟你会似的,不过你也只是瞎摆弄罢了,丁管家听你的才是傻了。横竖这是唐叔叔给我的,不是给你的,你要眼红,自己要去,哼!”说着,得意非凡地一转头,忽地望见门口的幼春和小小胖墩儿。
  夏无忧怔了怔,问道:“这两个小叫花子在这里做什么?”
  幼春一听,便皱了皱眉,小胖墩儿却说道:“我们不是叫花子!”
  此刻表小姐也过来看了看,立刻用手捏着鼻子,说道:“怎么不是?这样难看,又这样臭,丁管家,你还不快把人赶走?”
  丁管家赶紧叫家丁赶人,小胖墩儿说道:“不用赶,我们这就走!”然后去拉幼春。
  幼春此刻只想着家中妹妹们,目光动了动,忽然说道:“夏小少爷,你解不开那九连环吗?”
  ……